世上最让人无法直视的:一是太阳,二是人心。 ——东野圭吾

长期以来,我们的传统教育是这样教育我们的:

人之初,性本善。性相近,习相远。

我并不赞成并且极度反感这句话。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,而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。无论是从个人角度,还是社会角度,把人假设成为“善良”的人都不是一件好事。

前三个月我在中院民二庭实习,民二庭主要负责民事合同、侵权之类案件的审理。由于这两年“去库存”和“土地财政”大行其道,房地产价格飙升。大量的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涌入法院,仅仅我所在的民二庭,今年就收了5000余件案件,其中大概70%是房屋买卖合同纠纷。其中有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案件,案由是返还原物纠纷,原告是西安某大学的一名退休教师,被告是他的外甥。原告在10年前参与单位集资合作建房,后来因为在海南买了房,所以将这套房卖给了外甥。

去年,由于西安房价猛涨,原告回到西安,以买卖合同无效要求外甥腾房,之后就起诉到法院,双方从一审打到二审,还要申请再审。不过据我看,驳回再审申请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。

无论最后结果如何,姐妹之间、甥舅之间关系已经完了,不知道以后他们见面会有多尴尬。在利益面前,亲情又算的了什么。

民二庭的旁边就是民一庭,民一庭主要审理家事案件。我记得知乎上有个问题:

接触人性阴暗面较多的是哪些职业?

我觉得审理家事案件的法官应该能算。基本上每周在民二庭这边都能听到有人拿到判决后歇斯底里的大哭。毕竟判决涉及的要么是孩子要么是财产。如果说民二庭的特色是当事人在办公室闹的话,那民一庭的特色就是哭的惊天地泣鬼神。刚开始我还会很好奇,渐渐地自己也会麻木。因为你永远不知道,会是哪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,就能让婚姻破裂。

说到婚姻,我想到了另一件事,我刚开始工作时,租住的是合租房,合租房有一个室友,她有一个哥哥,在快手上和女方认识,不到两个月就恋爱,不到六个月就结婚,然后就有了孩子。但孩子出生后,男方什么钱也不出,而且不到一年,女方就发现南方又在快手上勾搭其他女生。忍无可忍之下,女方提出离婚。男方和家里人(包括那位室友)向女方施压:离婚可以,孩子归男方。这件事让我第一次对一个人有了恶心的感觉。

所以说,永远不要轻易地相信一个人,即使他的话再好听。甜食少吃,动听的话少当真。

在人性的深处,藏着一些不堪入目的东西,一旦有了合适的土壤,就会蔓延生长。对于渺小地不能再渺小的个人来说,唯一能做的就是充分认识到人性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靠性。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5th, 2020 at 04:17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